风驰汽车网

雷诺日产局势紧张?扒一扒那些年,日产与雷诺之间的爱恨情仇

雷诺日产局势紧张?扒一扒那些年,日产与雷诺之间的爱恨情仇

日前,据外媒报道,雷诺日产联盟高管阿尔诺•德博夫与雷诺首席执行官蒂埃里•博洛雷关系紧张,被迫退出联盟,加入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

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雪铁龙也证实,雷诺日产联盟前主管德博夫将出任标致雪铁龙产业战略主管,听命于首席执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

自从上个世纪末,日产和法国雷诺组建成“雷诺-日产汽车联盟”,很多人都对雷诺和日产的关系产生了疑问,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日产与雷诺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联盟前的日产,不可一世

90年代的日产,有一段时间相当痴迷技术的,那时候日产提出了个901计划,而这个计划的名字相当粗暴的。 其实就是日产要在90年代,成为世界第一的技术领先者,造出世界第一的车型。于是便有了GT-R,装备了由这个计划诞生出来的ATTESA E-TS,带电子扭矩分配的四驱系统。以及RB26DETT双涡轮增压发动机。

之后在JTCC日本房车锦标赛上,GT-R就完成了出场29次,夺冠29次的壮举,荣获“东瀛战神”称号。

但因为901计划,日产倾其所有,反而让其陷入危机,加之第三次石油危机对日产造成冲击,原油从每桶14美元,直接暴涨到40美元,翻了好几倍。 不光是石油危机,日本运输省也在国内交通死亡人数大幅度增加的背景下,就要求日本汽车工业协会JAMA的成员,对汽车动力“自主”规制。 就各家车企之后也必须要纷纷响应,把发动机的动力限制在280匹以内。 性能车在当时的日本不再受欢迎。

雷诺拯救日产,强强联手

在1999年之前,日产连续7年亏损50亿美元以上,巨大的危机迫使日产面临破产。原本福特和戴姆勒曾经想收购日产,不过后来都因为某种因素放弃。最终,日产被法国雷诺斥资7000亿日元购得36.8%的股份,组建了“雷诺-日产汽车联盟”。担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的卡洛斯·戈恩接手成为日产汽车公司的首席运营官,2001年升任为CEO,将日产从破产的悬崖边拉了回来,还创下了当时全球汽车产业最佳获利纪录。

克服障碍,二者共同发展

雷诺的路易·施韦策会长(当时)与日产当时的社长一起做出了非常英明的选择,那就是雷诺与日产之间的合作并不采取 M&A形式,而是采取互相学习的结盟形式。在经营管理、财务和营销方面,雷诺稍胜一筹,而在开发和制造方面,日产则占据明显优势。但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即便是在开发方面,雷诺也有其先进之处。结盟的精神就是冷静判断这种错综复杂的状况,努力创造一种可以充分发挥双方优势的环境在努力发掘多种选择道路的同时,保证绝对不会做出软弱妥协。

为了成为世界一流组织,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两个公司自最初开始便坚持贯彻这种共同创造精神,这一点绝对不同于世界上很多弱肉强食式的M&A。这种基准至今仍然以“结盟理想”的形式在两个公司延续。

但不可否认的是,获得了资产融入的日产也存在着非常严峻的一面。日产与想要引进日产技术的雷诺之间存在矛盾,两者在开发思想方面也有分歧,这些绝不止于单纯的表面性的互相学习。在之前进行的欧美开发及与福特之间的合作中,日产学到了与持有不同价值观的对方妥当相处的智慧和自信,所以即便是在这种困难状况下,这种智慧和自信也能支撑日产以双贏为目标努力克服障碍。

海外开发是日产的一项重大财富,而与雷诺结盟正是一次使其取得飞跃性发展的绝佳机会。可以说,这些经验联系在起,使日产工程师们保持了一种冷静态度。并且,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双方在分歧和矛盾状况下的充分讨论,才能够进行有本质性的学习。这种紧张感和自信正是具备极强共创性的结盟形式的特征。

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结盟着实促进了两个公司的发展,而对日产来说,这恰好迎合了始于 1988 年的开发全球化的潮流。不仅仅是之前积累的技术经验得以充分发挥,而且还使全球知识的活用范围由“日产圈”扩展到“圈外”,形成了更具普遍性的知识活用方法论。“用世界的知识进行创造”这模式的第二幕就在与雷诺的共同创造中逐渐拉开。

联盟20年,双方交叉持股

雷诺日产联盟时间已有20年,目前双方公司交叉持股,雷诺公司持有日产公司43.4%的股份,而日产公司只有雷诺公司15%的无投票权股份。但是两者的性质就不尽相同,也就是说,日产没有投票权,而雷诺对日产拥有有限的正式控制权。

但是如今的日产早已不是当初频临破产的日产,个人认为日产现在的发展是为了能够拿回独立权或者是话语权权,而雷诺目前来看也不想丢失对日产的控制权,同一屋檐下的纷争相信会持续很长时间。

戈恩被捕,联盟摇摇欲坠

戈恩曾担任日产董事长和雷诺首席执行官,去年11月因财务不当指控在东京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日产代表董事凯利。戈恩和凯利被控从2010财年起的5年中合谋隐瞒戈恩的真实薪酬。据悉,戈恩隐瞒了整整50亿日元(约3亿元人民币)的收入,实际收入为100亿日圆(约合8800万美元)。12月10日,日本东京检方对戈恩进行再次逮捕,并对其正式提起诉讼。而日产汽车公司当日也因在其年度报告中造假被起诉。之后,联盟的发展就开始摇摇欲坠。据多名雷诺和日产的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由于戈恩被抓导致雷诺和日产联盟正在瓦解,两家公司的几项联合业务的职能部门正在悄然关闭,尤其是协调联盟沟通的部门和“首席执行官办公室”已全部关闭。这些部门是戈恩曾经掌控联盟的主要职能部门。

接近两家公司的人士表示,联盟其它职能部门的活动——包括制造和质量控制——已放缓甚至几乎不再推进。里昂证券的汽车分析师克里斯托弗•里克特称,“到了2019年年中,雷诺日产联盟的建立已经名存实亡。”

关系紧张,副总裁被迫离职

戈恩被捕加剧了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日产想利用这场危机,争取更大的独立性和对自身事务的控制权,而雷诺则试图推进其更大整合的愿景。博洛雷和雷诺新任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曾试图确保雷诺日产全面合并,并将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但最终以失败告终,这更恶化了雷诺和日产的关系。

而近日,雷诺日产联盟又曝新闻,据外媒报道,雷诺日产联盟高管阿尔诺·德博夫与雷诺首席执行官蒂埃里·博洛雷关系紧张,被迫退出联盟,加入标致雪铁龙集团。德博夫的退出已经凸显出雷诺日产联盟面临着严重的紧张局势。

写在最后:

20年来,雷诺日产联盟一直是世界上两家较大的汽车公司赖以运作的基础,它们常常取得成功,也常常让整个汽车业艳羡不已。如今走到这个局面,实在让人唏嘘不已,未来,日产与雷诺联盟应该何去何从,我们也拭目以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